白白森▲我想吃糧

三栖周|涼星|珀銳|土銀|韓葉

近期全職淡圈|沉迷2.5舞台無法自拔

RPS|馬玉|龍玉

【 韩叶 】喰種戀人

對不起我來混更的!!!!!!!!!

這個真是黑歷史啊我居然還有臉發………………!(爆炸)(被痛毆)

我真的是長篇廢啊……只好改成一發完結(幹)

然後就是打完之後才發現喰種不用武器(。)

可是我懶得改(。)

於是就有了BUG(。)

主CP:韩叶

其他:张安/喻黄/双花/林方

※ ※ ※

01.

地点:第十区

时间:午夜12:00

    男人半靠在床上,嘴角微微上扬,轻轻的抚摸着怀里那女人的脖颈,修长纤细的手指从脖子滑至胸前,男人饶有兴致的在女人的胸口上轻画着圆。

  女人似乎是等不及了,娇嗔了一下之后催促男人快点办正事。

  男人发出了低哑的笑声,将唇放到女人肩颈上,女人倒抽了一口气,后知后觉的发现这次钓到的男人目的似乎不是在于与她交欢。

  男人半瞇起双眸,漆黑的眼与那红色的瞳看起来分外怵目惊心。

    「我开动了。」

※ ※ ※

    叶修百无聊赖的转着电视,脑袋一晃一晃的看起来快要睡着了,手里玩着韩文清前些日子送给他的手机,他死死的盯着屏幕。

  「还不回来……」嘴里咕哝着让他等了将近一小时的人,「再不回来哥可是要去睡了啊老韩。」

  这么想的同时,叶修忽然听到自家家门喀啦的一声传来,接着是由远而近传来的脚步声。

「怎么没睡?」韩文清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斜睨着一秒自动靠在他肩上的叶修。

「没事儿,等你呢。」

  「为您插播一则新闻。」主播理了理自己的新闻稿,「刚刚在第十神域饭店5501房中发现了一名女性死者的遗体,具了解所知女子案发当晚约了网友要见面,从遗体的伤口上来看有明显被啃食的迹象,不排除有可能是喰种的作为。」

叶修随手关上了电视,然后跨坐在韩文清身上。

  「我说老韩。」

「嗯?」

  「你觉得他们这次要多久才会发现人是我杀的?」

叶修蹭蹭韩文清脖子,这个人身上的味道自己已经闻了十年,还是一样的让他感到安心。

  「过去十年都没抓到了,你还觉得他们会发现?」韩文清嗤笑。

  是的,他的恋人是喰种。

知道这件事的人很少,除了深交的朋友之外,大部分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

死在韩文清的手上。

反正干这种肮脏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人世间少了那些垃圾没准会变得更干净。

  说他病也好,疯了也罢。

明明是喰种搜查官家里却藏了一只喰种。

※ ※ ※

02.

叶修没办法跟正常人类一样进食,确切来说不只叶修,只要是喰种闻到人类食物的味道就会觉得恶心反胃想吐。

在最开始为了跟一个普通人一样融入人类社会的时候,叶修觉得自己快被搞疯了。

  食物的味道既恶心且又难吃,他强忍着想要把食物吐出来的冲动,硬逼自己吞了下去。

  从开始的不适应到现在的麻木,可以笑着将别人递过来的食物面不改色的吃掉,然后再去厕所吐出来,他都快佩服自己的忍耐力了。

  平日没事做的时候就去网吧打工当网管,虽然是喰种但因为隐藏的太好倒是没什么人认出他来,总而言之除了恋人是喰种搜查官却跟他住在一起这点很违和以外,他的日子倒是过的很悠闲。

  「叶修!」叫住他的人是这间网吧的老板娘陈果,要知道他们虽然是喰种但是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陈果的父亲开了这家小小的网吧算是给了没地方去的喰种一个收留他们的地方,陈果的父亲死后她舍不得把网吧关掉,毕竟是父亲半辈子的心血,于是她一个女孩子毅然决然的担起了这重担决心经营下去。

  她在两年前捡到了受伤的叶修,叶修养伤的那段期间下落不明,韩文清还以为他怎么了。

  因为叶修没有手机,联络起来比较困难,叶修倒是养伤养了两个礼拜以后才发现他忘了跟韩文清说,于是跟陈果打了个电话回去报个平安。

  果不其然的又被轰了一顿。

不管怎么说事情最后也算是解决了,一切回到了正轨上,在那之后叶修开始在兴欣当起了网管。

  「老板娘什么事?」叶修嘴巴刁着烟,陈果突然忘了自己要说什么,她只是拧了拧叶修的耳朵,「你又在这抽烟!不是告诉你要抽烟去吸烟区吗!」

  「啊痛痛痛痛!!!!」叶修揉揉自己被摧残的耳朵,「我说老板娘你就不能当没看到吗?」他小声嘀咕。

  「什么?」

  「没什么,今天天气真好。」叶修敷衍的说着。

  叶修来到吸烟区,然后点燃了烟。

  「哟老魏,也来抽烟啊?」叶修朝对面的男人打了个招呼,「别提啦老叶,你也是被轰上来的吧?」魏琛鄙视的看着旁边的男人。

  「唉,闷啊。」

※ ※ ※

    相较于叶修这里的清闲,韩文清那里倒是忙的跟什么一样。

  毕竟他们是喰种搜查官,严格来说是隶属于政府的。

  韩文清看着眼前一迭一迭堆得彷佛一座山的公文,拿出第一份慢慢查看着。

枪王,剑圣,魔术师,只要是喰种且有一定威吓程度的就会有代号,然后他的目光停在了数据上的某处,就这样凝视着。

斗神。

手指抚过这两个字,如果被知道了这人就住他家,上头大概会愤怒不已吧。

  身为喰种搜查官却藏匿喰种,这罪大概不是普通重。

不过他自己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些,反正他早就没了退路,一如既往。

  「前辈,」开口的男人带着眼镜,长相斯文,从服装仪容可以看的出来是个自律严谨的人。「该去巡视了。」张新杰推推眼镜这样对韩文清说,他是搜查官里面少数知道君莫笑真实身分,也知道那个人其实是对于韩文清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当然这种话以韩文清的个性是不会说出口的,反正他们自己心知肚明。

  张新杰会这样无视叶修喰种的身分其实是有原因的。

  毕竟恋人是喰种的人可不是只有韩文清一个。

  想到安文逸,严谨如张新杰也放柔了目光。

  ※ ※ ※

    镜头切回兴欣网吧,叶修将陈果刚刚交给他的东西收了起来。那是一个普通的小包裹,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当然是忽视掉里面装什么的前提之下。

  「包子刚刚带回来的,那小子不知道去哪弄来的肉,怕拉肚子你等会儿自己去问他好了。」

    「免了免了,肉嘛还不是都差没多少,反正我也不是很挑食。」这也正好省了他最近不知道能吃什么的烦恼,「帮我跟包子说谢谢啊!」叶修挥了挥手然后走出了店外正好就看到韩文清的车子在门口。

  「哟老韩,真闲啊今天怎么有空?」叶修抽了根烟出来,点火。

  「新杰也来了?」

  「叶修前辈,抽烟对身体不好。」张新杰淡淡的说。

  韩文清则是直接皱眉,他那张脸皱起眉逼的路人都快自动献上钱包了,冷冷的看了那路人一眼,然后他把叶修的烟拿掉。

  「别抽。」

  「老韩你怎么这样对我啊你明知道我不抽烟受不了!」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叶修当然也没有点第二根来继续抽,除非他明天不想下床。

  「算了算了,哥不抽就是了。」

  似乎是对叶修的回答感到满意,韩文清没再多说什么。

  然后叶修似乎是想到什么了,他跑回网吧里然后又跑了出来,「既然新杰来了那就麻烦你把这拿给小安吧,这是这礼拜的粮食。」叶修将包裹塞进张新杰手里,「叶修前辈,我好歹也是喰种搜查官……」张新杰看着手中的包裹,神情复杂。

  「那种事不重要,毕竟小安不住这里不常见面所以就拜托你这跟他住在一起的交给他啦。」

  「……好吧我知道了。」张新杰的脸色还是有点复杂。

  「新杰,时间差不多了,去下一个地方吧。」韩文清看了看表,然后开启驾驶座的门,「老韩开车要看路啊不要被撞啦!」叶修不忘落井下石。

「……闭嘴,叶修。」韩文清忍着揍人的冲动,良久终于吐出四个字。

※ ※ ※

03.

    地点:H市

    时间:晚上七点

男人恐惧的看着正在朝他接近的两个食种,他颤抖朝后退着,只能一个劲的摇头求对方放过他。

  赫眼像是要在他身上钉出一个洞似的,男人双脚发软的跌坐在了地板上。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逃不掉了。而且这种偏僻地方也不会有人来救他,恐惧的泪水落了下来,他还不想死,还有很多事没做,还想看看自己的孩子们,还有在家里等着他的妻子,本来微不足道的小事他突然明白其实有这些幸福很难得。

  下一秒,赫子无情的贯穿了他的身体。

  惨叫在这一刻嘎然而止,黄少天收回了他的尾赫,眼里闪过不易察觉的冷酷。

  喻文州走进,看着男人泪水尚未干涸的脸庞歉意的笑道。

  「对不起啊,但是我们也是要吃东西的。」

  如果可以选择,那么又有谁会想当食种呢,他们其实也渴望当人类,想正常的吃东西,想过着不被追杀的日子,想要当个平凡人,但是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不管怎么模仿,怎么渴望,他们终究还是无法成为人类。

  他们终究还是被世人厌恶。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然后咬上了眼前的肉,他跟黄少天已经杀多少人他不记得了,他只知道为了生存他就算是不想吃也得吃。

  他们也只是很单纯的想要活下去罢了,尽管用的方法非常残酷他们也必须要去做。

  能忍的时候就尽量忍着别去想肉,尽管食种在饿到一极点时会非常痛苦,但是他们也不想进行无谓的杀戮,说是愚蠢的挣扎也罢,至少不要让这双手被完全的染成人血的颜色。

  「文州,带一些肉回去给翰文吧,那小子已经忍够久了。」黄少天开口这样说道,有别于平常的聒噪,他今天显得有些安静。

  他看到男人脖子上的挂炼以后他瞬间明白了这个男人也是有家人的,得知了这男人的死讯以后家人或许会很难过吧,这种杀戮的日子要到什么时候他也不知道,如果可以的话他真想跟着喻文州一起去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嗯,少天走吧。」稍微调整一下心情之后,他对着黄少天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要少天不用太担心。

  黄少天知道喻文州心里也不是太好受,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牵起了喻文州的手。

  见了黄少天的举动喻文州只是愣了一下并没多说什么,看见少天耳根微红的样子他轻笑了一下,也是呢,不管发生什么事黄少天都会在喻文州身旁像骑士一样保护他,「少天真是可靠啊,像骑士一样呢。」喻文州突然觉得自己的烦恼都是多余的,只要跟黄少天在一起,去到哪里似乎也没那么重要了。

「文州我跟你说啊不管去到哪里我都一定会在你身边的啊所以你别担心我不会离开你的毕竟我们是剑与诅咒啊我一定会保护好文州你的!」黄少天耳根有些红,这番话听起来根本就像告白一样啊文州会不会把我当成变态啊……看着黄少天的脸色一下高兴一下惊慌一下烦闷的样子,喻文州笑了笑,去哪都在一起,剑与诅咒永不分开。

* * *

  张佳乐一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缓慢的从床上爬起来他看看四周却认不出这是哪里,这房间很宽敞,大片的落地窗前面摆着两张沙发,躺着的双人床前面是电视柜,床头柜上摆着一些零碎的日常用品,整个房间的灰色调让人觉得稍微有点冰冷,大概可以猜出房间主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接下来走进房门内的人可就大大的出乎了张佳乐的意料,似乎没想到居然是他。

  「唉,醒了?我说张佳乐你也睡太久了吧?」叶修打开了门走了进来,手上还端着一杯水,张佳乐瞪大眼,看着眼前熟到不能再熟的损友大叫道。

「我去!叶不修你个混账为什么在这里!」张佳乐指着他大叫。

「你这是对一个救命恩人该有的态度吗!哥好说歹说也收留了你耶!」叶修一副小媳妇样控诉着一见面就这样对待他的张佳乐,然后假哭几声。

  「少来我才不会信你!」张佳乐觉得自己真的是倒了八辈子的霉才会认识叶修,眼前这货最喜欢做的是就是欺负他还有戳他痛处!

停止了斗嘴以后,张佳乐冷静的问了。

「所以说,这里是你家?」他觉得他需要冷静一下,怎么好端端的就跑到叶修家来了呢,「对了,你家老孙在找你啊。」叶修这样告诉他,「怎么,模范夫妻居然也有吵架的一天啊?」叶修一样安定嘲讽。

「谁吵架啊混账,我跟大孙好的很!」张佳乐一脸你再乱说我就揍你的表情看着叶修。

「……那啥……出门买日常用品的时候,遇到白鸽……」张佳乐郁闷啊,出门买个东西好端端的怎么就被他给遇上了喰种搜查官!还好自己够强倒是没受什么伤,但他还是一整个很郁闷啊,自己怎么就怎么衰呢呜呜。

「呵!张佳乐小朋友你也太倒霉了!」叶修忍着笑一边拍拍他肩膀。太虐了啊出门买个东西都能遇到白鸽这是什么神运气!或者我们该说张佳乐小朋友很幸运才是?

  「你才小朋友!你全家都小朋友!」张佳乐此刻只想打电话找孙哲平哭诉叶修这浑蛋欺负他。

  「……叶修别闹了,快来吃饭。」刚买完午餐回来的韩文清看到的就是自家恋人把人气到半死的模样,淡淡的说了句。

  熟练的将包裹内的肉分成块状,韩文清完全没有丝毫不适。这神秘的景象就连张佳乐看了都啧啧称奇,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类这么冷静的将同族分块。

  叶修跟韩文清的关系他自然也是清楚的,从一开始的争锋相对见面就砍到现在可以安稳的住在一起中间的落差有多大可想而知,吃饱以后张佳乐就告辞了,他可没兴趣当别人家的电灯泡,况且大孙一定很担心他。

「乐乐!」孙哲平发现张佳乐彻夜未归的时候他可真是急死了,于是马上开始打电话找人,无奈张佳乐手机没开机,最后总算是在叶修家找到了人。

  「大孙!」张佳乐决定把叶修那个损友甩到边边去了,果然还是他家大孙最好了。他发誓他下次再也不会贸然出门了!毕竟他们的身分总是比较危险,这次是张佳乐没被白鸽抓到但不代表下次也不会被抓到,不过要抓张佳乐也不是那么容易,想抓到他先破了他跟孙哲平的繁花血景再说吧,双花的名号可不是叫假的。

  看过繁花血景的人都说那根本就是人间炼狱,鲜红的血沫飞舞,地上一个一个尸体让人不忍直视。

  再说说他们的过去吧,他们当初刚见面时,张佳乐只是肚子饿了到受不了了所以上街随机抓了个人来吃,结果就刚好被孙哲平见了他进食的样子。

  张佳乐先是愣了一下,下一秒突然警戒了起来,这家伙不是来跟他抢食物的吧?!随手甩出弹药准备开炸的张佳乐,与人称狂剑士的孙哲平就这样互瞪着。

  事实证明孙哲平当然不是为了跟张佳乐抢食物来的,不过他在刚刚那瞬间突然对张佳乐起了兴趣。

  「喂你,有没有兴趣跟我搭挡啊?」

  「啊?谁啊你?」张佳乐皱眉头,看着这个突然跳出来说要搭挡的人。

  「落花狼藉,听过没有。」孙哲平抛玩着手上的罐装咖啡。

  「落花狼藉是你?」张佳乐有些讶异,「百花撩乱。」

「有意思,我奉陪!」张佳乐看着他,「双花也不错。」

结果孙哲平狂妄的看了他一眼,「双花哪里够,要繁花才好!」

  于是繁花血景经历多次磨合以后,一战成名。

  04.

    韩文清遇袭了。不,确切来说那并不是遇袭,而是被暗算了。事发当天他正在追捕喰种,只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韩文清跟那喰种都被降落的钢筋压了个正着,在鬼门关走了一回韩文清倒是没死成,经历手术以后被医生的技术给救了回来。

  手术醒来以后韩文清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叶修,人正爬在他旁边睡着,眼下淡淡的黑眼圈还有有些憔悴的面容都显示了叶修一夜无眠的事实。

    知道对方照顧了自己一夜,韩文清就没叫醒叶修。他看着摆在自己眼前的餐盘,忽然觉得食欲不振。他突然之间觉得不对劲了。

  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照道理来说自己应该饿了才是。

  然而看着眼前的食物,韩文清完全没有食欲。他心里其实已经有数,昨天照理说他其实应该已经死了,毕竟内脏都已经破裂,然而他却活了下来。

  眼神一暗,他塞了一口食物到嘴巴里面。

  然后……他吐了。鱼在嘴里的腥味翻了数十倍,饭好像腊一样,他每吃一口都觉得恶心。

  然后叶修被他吵醒了。

  「老韩……」叶修看清楚韩文清的容貌以后愣掉了。那双自己无比熟悉的双眸,现在却变得熟悉却又陌生。

映入叶修双眼的……赫然就是一只赫眼。

因为昨天韩文清一直处于昏睡状态所以叶修没看清,他这才发现这家伙居然成为了独眼喰种。

  「叶修?」韩文清那鲜少有表情的脸上浮现出些许的疑惑,然后他接过了对方递给他的镜子。

他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只是将镜子放在了桌子上。但叶修作势就要往外冲,要不是韩文清眼捷手快把他拉住,他可能会直接跑去找昨天的医生理论,「叶修,冷静点。还有这里是医院,别暴露了你的身分。」明明就是当事人,但韩文清却比叶修还要冷静。

  「……老韩。」叶修顿了顿,「现在怎么办?」经过韩文清提醒以后他总算是不再那么冲动。

  「没怎么办。」韩文清一样维持着那张面瘫脸,「日子还是要过,一如既往。」

叶修闻言稍稍瞪大双眼,「你不会是想继续工作吧?」他现在可是喰种了,要继续做搜查官根本是不可能的,就算想继续因子检查门(※1)也一定不会放过他。

  这事韩文清自己也是明白的,他也不觉得自己还能继续留在喰种对策局里了。

总之,他还是决定辞去了工作。

  突然说要辞职上司自然是不能理解,毕竟韩文清一直都是很优秀的喰种搜查官,这么优秀的人才突然说要离开对策局,上司也是千百个不愿意,不过看对方那一脸坚决的样子,他知道他留不住了。

  「老韩,我们都成为无业游民了,你说怎么办。」叶修挂在沙发上这样说着,韩文清看了他一眼,没表示什么。

  对于辞职这件事他也只有跟张新杰说过,作为多年来的搭挡他知道新杰的口风够紧不会说出去。

  韩文清皱了皱眉,辞职他其实也不是很在意,但就像叶修说的一样,他也不知道他未来要做什么。

  叶修盯着他的脸,「老韩你这脸很适合去勒索保护费,我相信被勒索的人看见你一定二话不说交钱包。」

  「滚。」韩文清有时候真的无法理解自己到底是哪里出错才喜欢上这个嘴贱又欠揍的喰种。

  「老韩我带你去个地方呗。」叶修暗吋了一下,韩文清现在成为喰种了,还是尽早带他去挑武器比较好。

(※1因子檢查門:可以測出是人类或喰種的一種機器)

§ § §

  「欢迎光临……唉哟!这不是老叶吗!」方锐本来低着头在玩自己的手机,抬头就看到了自己的损友出现。

  「废物点心,老林人呢?」叶修没看到林敬言的人,他搜寻了一下。

  「林大大在里面,今天轮到我顾店了。」方锐转着椅子,然后注意到了韩文清。

  「老叶你带来那人谁啊,怎么好像人家欠他八百万一样!」方锐庆幸钱包不在身上不然这个月他就没钱吃饭了。

  韩文清开始观察了起来,这间店位在很隐密的位置,叶修能这么熟练的找到这地方八成是跟店主很熟。

  店内的摆设简单利落,武器琳琅满目的挂在墙上,这当中也包含了一些面具,

然后他身边传来了声音。

  「韩先生,需要怎么样的武器?」林敬言今天本想休息一天却还是被方锐叫了下来,无奈归无奈,客人他还是要面对。

  韩文清思索了一下,「拳套类的,有吗?」平常就有在打拳击,用起来也比较好上手。

  「好,等我一下。」林敬言笑了笑,「老林,千机伞修好了没?」叶修问到。

  「哦,修好了,方锐你拿给他!」林敬言找着拳套,不忘朝方锐喊一声。

  叶修拿起了千机伞,然后测试了一下功能,剑,枪,矛,盾,确认四种型态都没有问题以后,他满意的点点头。

  这里的武器绝大部分是出自于林敬言的手上,只有千机伞来历不明,叶修当初来到林敬言店内时,林敬言对千机伞很有兴趣,问这把伞哪来的?

  他只得到叶修的一句「朋友的。」

  或许是注意到叶修眼里的难过,林敬言没有继续问下去。

    再說林敬言是听叶修提起过韩文清,不过这人长的真的……很凶啊。

  他跟方锐送走了两人之后,看看今天没什么人,索性把店关了。他跟方锐上了楼,林敬言准备好好的跟方锐腻歪,偶尔像这样什么都不做只跟恋人腻在一起也挺好的,他想。

  房间内的摆设很简单,东西并不是很多,一张双人床左右分别放着两个床头柜,毕竟是两个男人的房间所以东西也不会多到哪去。

  「那个韩文清的味道闻起来跟其他喰种不一样,他身上混杂人类的味道。」方锐坐在床上跳了几下,皱皱眉。

  「他本来就不是喰种,听叶修说是最近动完手术才变成喰种的。」方锐缓慢爬向林敬言,缩进对方怀里。

  「是混血?」方锐有点惊讶,要知道混血口食种非常少,因为不容易活下来。不过像韩文清这种就是例外,移植的话还是能活,「他不会觉得排斥或是愤怒吗?他本来不是白鸽?」方锐疑惑。

  林敬言听见他的话只是笑笑,「如果真的排斥他也不会跟叶修在一起了,他们都认识多少年了?」

他們都認識十年了,要分開早分開了,韓文清身為一個喰種搜查官為什麼能跟葉修一起生活?那難道不是因為他其實不討厭這傢伙嗎?不管怎麼說,林敬言跟方銳對於終於有人能夠收服葉修這妖孽感到非常欣慰。這傢伙最近一兩年算是比較安分一些了,還在嘉世的時候把人類跟喰種都鬧的雞犬不寧。

  大多數喰種完全把葉修當成瘟疫,避之唯恐不及。韓文清那時候對葉修也是非常頭痛,抓到葉修就砍,葉修現在身上還有幾道疤是韓文清當初留下的,韓文清後來與葉修上床時,他總是喜歡吻著葉修身上的疤。或許是想當成對葉修的補償,亦或許是他的歉疚,就算動作再粗暴,唯獨對葉修身上的疤他總是溫柔的。

  有時候他看著葉修,腦袋就會覺得其實過著這樣的生活也很好,有個人在家裡等著自己回去,儘管有時候也會吵架,也會覺得對方很煩,但是對於遇上葉修,最後甚至與他在一起了這件事,韓文清沒有後悔過。

评论 ( 7 )
热度 ( 106 )

© 白白森▲我想吃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