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森▲我想吃糧

三栖周|涼星|珀銳|土銀|韓葉

全職淡圈|沉迷2.5舞台無法自拔


近期沉迷酒茨

【韓葉】千年

灰色庭園黑白組PARO✓
結局的部分是自創✓
如果沒玩過灰庭當獨立來看也可以✓
因為遊戲的普通結局是BE我怕有人找我談人生所以寫成了HE✓
我深深覺得三千字已經是我的極限了(O
可以接受者請往下↓


青年在樹上晃著腳,看著這個寂靜並且空無一人的世界,樹底下傳來細微的貓咪叫聲,青年側目。
貓咪靈巧的爬上樹,縮在青年身邊。
烏黑色的長髮散落開來,他看著慢慢靠近他的白色貓咪憐愛的摸著貓咪的頭。
黑色的眸子透出溫和,他笑問貓咪走失了嗎?貓咪盯著他歪頭,不解青年的意思。
青年像是突然來了興致,他笑著對貓咪說道那麼我給你講個故事吧?一個關於我深愛的人與我的故事。
貓咪似乎是感覺到了青年並不是壞人,蹭蹭著窩到了青年的懷裡。

青年撫著貓咪柔軟的毛,開始將自己的故事娓娓道來。

青年說他名為葉修,是創造這世界的神。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曾經有著神與魔王統治兩個世界。神與魔王總是不對盤,把世界搞的面目全非戰火蔓延。神總是面無表情像是沒有感情一樣,魔王非常狂傲,有著強大的破壞力,他們互相憎恨著對方。
葉修笑著說那個時候他跟魔王……也就是韓文清,幾乎天天打架。神率領著他的天使們殺掉了很多魔王的部下,魔王殺死了神最要好的摯友。但是韓文清還是不敵葉修,最終,他被葉修封印起來。
葉修把韓文清關在不見天日的暗牢裡,牢裡陰暗又濕冷,韓文清試了幾百年從來都沒有一次成功突破過這牢籠,舊傷還未痊癒新傷又添了上去,像憤怒的野獸一樣嘶吼著最後又遍體鱗傷,一直到葉修覺得是時候停止這場愚蠢的戰爭了才把韓文清再次解放出來。
講到那個人葉修臉上出現了溫柔的神色,他摸著白貓的毛繼續說下去。韓文清獲得自由後沒有過多久,他們簽下了停戰協定,神與魔王開始學著和平共處。
「我們那時候可是過了幾百年和平的日子呢!」幾百年的時間對於一般人來說很長很久,但對於神與魔王來說那也不過就是轉瞬之間罷了。葉修的眼裡有著眷戀,像是在回想寶物一樣,雙眼閃著光,「直到有一天。」葉修停頓了一下,眼裡染上了些微的悲傷。貓咪似乎是察覺了他的難受,輕巧的跳到對方肩膀上舔著葉修的臉頰。他把貓咪抓了下來抱在懷裡,貓咪舒服的瞇起雙眼,用小小的肉掌試圖安慰葉修,葉修懂了對方的意思,他摸摸貓咪的頭說道,「哥其實也不是很難過啦,我看起來像是會哭的樣子嗎?」我只是有點孤單而已,他並沒有把後一句說出來。
他已經一個人太久了,幾千年之中一直守著這座空城他卻並不厭倦,這座城市很久沒有生物出現過了,低下頭看著懷裡不知道打哪兒來的貓咪他覺得有點懷念。距離上次接觸生物是什麼時候已經過多久了他並不知道。他只是在等……等著說不定哪天韓文清會突然出現然後告訴他其實他沒有死,一切都只是葉修的夢。
說到底其實他也只是在自欺欺人罷了,他心裡是十分清楚的……因為那男人死在自己的懷裡啊,說不難過是騙人的,戀人死在懷裡的感受這世界有多少人能體會呢?沒有吧。因為這世界……只有他一個人。他垂下雙眼,瀏海遮去了眼神。有些心不在焉的撫著貓咪雪白的毛色,葉修的思緒飄回了幾千年以前。
他永遠都不會忘記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 * *
青年白色的袍子染上了殷紅色的鮮血,黑色的瀏海遮擋住了他的眼神,看不出喜怒。地上零零散散的倒著幾個人,血沫飛濺。黃少天……喻文州……張佳樂……孫哲平……張新杰……林敬言……方銳……蘇沐橙……葉修甚至不敢去看身邊的屍體了,他以足以讓對方窒息的力度緊緊的抱著韓文清,像是怕懷中的人會憑空消失似的。
韓文清注意到了身邊的動靜,失血過多讓他連睜開雙眼的力氣都快消失了,但是眼前的葉修眼神空洞,就像是木偶一樣。都快死了,就做些平常不會做的事吧……韓文清昏昏沉沉的想著。
他撫上了葉修的臉頰,把對方臉上的淚抹掉。
「老韓……?」葉修抓著對方撫著自己臉的手,努力不讓眼淚掉下來。韓文清近乎虛弱的開口了,
「葉修……對不起……」接下來的路不能陪你繼續走了,「答應我,一個人也要活下去。」韓文清的意識已經漸漸渙散,「韓文清……媽的韓文清你給我起來啊!要哥一個人活下去是什麼意思啊……!」葉修緊緊的抱著對方,不想去承認事實。原先帶點溫度的手掌殘忍無情的失去力氣從葉修臉上滑落下去,葉修顫抖著握起韓文清的手十指交扣,本該萬能的神此刻內心滿溢的只有無助。他只能像孩子失去了重要的玩具一樣的哭著,眼淚流的越發兇狠,肩膀不斷顫動著。
「還真是淒美的愛情啊。」身後傳來男子的聲音,話語裡滿含譏諷。「曾經的魔王也不過就是這個樣子,真是弱到不能直視。」男子頭上那猙獰的角以及穿在身上顯眼的紅色披風無疑顯示了來人是誰。
「原來是你啊。」葉修的聲音降至了冰點,「劉皓。」
「是啊就是我!真不錯啊把人殺死了還看到你狼狽的樣子!如何?重要的人在一夕之間都死光了是怎樣的感受?鬥神……或者該叫你這個垃圾世界的創始者?」眼裡對葉修的輕蔑顯而易見,劉皓笑起來,他早就看葉修不順眼很久了,對方那高傲的態度讓他怎麼樣都無法釋懷。
葉修將手伸出去握緊拳頭,白色的半透明手掌忽然朝劉皓襲擊而去,劉皓一個避不及被困在了手中。看著越發用力的葉修劉皓知道自己大概是踩到葉修逆鱗了,劉皓勾起冷笑,用近乎惡毒的語氣開口。
「你不是真的以為沒有人知道這世界吧。」葉修手上的力道越發收緊,劉皓面色有些蒼白的咳了聲。
嘴角的笑意傳不到眼睛裡,眸子就像結了一層冰霜一樣。葉修剛剛失去了一群對於他來說很重要的朋友,心情沒有了起伏。「這樣的你我稍微看順眼些了,哼。神能有什麼感情,這世界根本不該存
在。」劉皓看到對方木然的表情,心情愉快。「惡魔與天使能夠共存在一個世界上這大概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葉修一個瞪眼,將劉皓摔到了旁邊的岩石上。
「你剛剛殺了我愛的人。」聲音染上了憤怒還有顫抖,這種情緒他已經很久沒有過了。劉皓被葉修重重摔在岩石上,對上了他充滿寒意的雙眼。「那就代表我現在也能殺了你。」葉修突然綻放了一抹笑,笑裡浸滿了殺意。「想要毀掉這世界你就去試試看,拼上我的性命我也會保護這個世界。」葉修道。他踩在劉皓身上,冷冽的氣息從他四周散發出來。
「不要做夢了!惡魔與天使怎麼可能生活在一起!」劉皓憤怒的吼著,「你所建構的這個世界,不過就是空殼罷了!」從額頭留下的鮮血模糊了劉皓的視線,他咬牙朝葉修道。
「你騙的過所有人但你騙不過你自己。」冰錐從空中落下刺向劉皓,雪的白色與血的紅色混雜在一起在雪地上形成一副散發出詭異美感的畫面,葉修看著昏暗不已的天空縮回了韓文清的身邊。
像個無助的孩子一樣,葉修眼神空洞。韓文清的雙手沒有了葉修以往最喜歡的溫度,留下的只剩下逐漸冰冷的手。
葉修就這樣看著對方的手發起呆來,他後知後覺的想到他還有好多話沒有對韓文清說過。微微抬起雙眸,他臉上的淚痕未乾。凝視著韓文清被血浸了半邊臉的臉龐,葉修抹去了臉上沾到的血讓韓文清靠在自己懷裡。
對不起。對不起我騙了你。是的,我只不過就是在騙自己罷了。惡魔與天使共存的世界是騙人的,他們只是我創造出來的人偶罷了。
「這是報應吧。」神不能跟魔王在一起,所以他遭到報應了嗎?所以他被處罰了。
葉修忽然自嘲的笑了笑,然後他吻上韓文清的唇。
「既然這是你所希望的,那麼我就會做到。」他眷戀著對方最後的溫度,「文清……我會活下去,連著你們的份一起。」他強逼自己笑起,「你說過你喜歡我笑起來的樣子。」那麼以後我會常常笑,
好嗎?
就算這世界已經沒有人了,我還是會守好它。我還會在這條路繼續走下去,就算身邊已經沒有了你的陪伴。
「韓文清,我一直沒有對你說過。我愛你。」如果魔王也會有來生的話,下次我們再做戀人好嗎?
* * *
「我一直在等一個人。」青年撫摸著白貓的毛,「已經等了很久。」他笑道,「怎麼樣,我的故事還滿意嗎?」白貓蹭蹭他,露出滿足的表情。遠遠的一個青年奔來,貓咪靈活的跳下葉修的肩膀蹭到了青年的腳邊。黑髮的青年有著不善的臉龐,頭上的角看起來有幾分猙獰的味道。青年抱著懷裡的貓咪沉默了,盯著樹上的青年看。白色的瞳眸與漆黑的雙眼,怎麼說都是葉修最熟悉的那個人。
葉修卻不說話,只是坐在樹上歪著頭,長長的髮絲隨風飄揚,然後他勾起笑容。
青年看著坐在樹上晃著腳的人,雖然頭髮變長了但那容貌依舊沒什麼改變,黑色的眸子染上些許的溫柔,葉修看著青年然後露出了小惡魔一樣的笑容,「你讓我等太久了吧,要怎麼補償我?」他說道。青年看著他,然後吐出一句話。「對不起。」讓你一個人這麼久,接下來的路有我陪你繼續。
葉修跳下樹,青年靠上了他的額頭,幾千年不見的這張臉,在夢境裡出現過無數次的這張臉現在就在自己的眼前。葉修閉上了眼睛,他還以為他真的等不到了。
「我回來了,葉修。」
「歡迎回來,老韓。」
FIN

评论 ( 22 )
热度 ( 32 )

© 白白森▲我想吃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