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森▲我想吃糧

三栖周|涼星|珀銳|土銀|韓葉

全職淡圈|沉迷2.5舞台無法自拔


近期沉迷酒茨

【韓葉】早上起床的時候發現自己生了個蛋。

神秘的腦洞

OOC

神秘的守護甜心趴囉()

來自 @霜絃 命名的副標題:這裡的攻都棄療(。

小雪你看我碼出來了他是不是很正常(?)

微量的雙花喻黃林方周翔

* * *

韓文清長得很兇這是榮耀高中大家都知道的事,然而其實他並不是什麼道上的混混之類的,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他其實自認為很親民的,大概吧。他會餵小動物吃飯,雖然被其他學生曲解成連小動物們的錢包都不放過了。會幫別人撿起遺落的東西,雖然那妹子很惶恐的跑走了。把美術老師掉的小刀撿起聽見對方哭著說錢包在這饒我一命之類的。

韓文清覺得自己的心已經累感不愛,直到某天他被奇怪的社團搭訕了。他看著表單上面寫的字皺眉,「守護之星歡迎你的加入。」上面還畫了個神秘的愛心。韓文清胡亂的把他塞進書包裡,雖然不是很有興趣但是當成廢紙也好,他這一路走來接到的社團單並不是很多,大部分的人因為畏懼他的氣場而不敢靠近。

剛剛交給他單子的是個身高約183左右的男孩子,理著跟他差不多的髮型。韓文清並沒有細想很多,他揉揉眉心攏了攏書包準備回家。

自己一個人來到外地唸書,租了個房子靠著打工還有生活費日子也不算太窮困,至少能負擔的起自己的生活費。從書包裡翻出剛拿到的單子他看了起來,「你想要改變自己嗎?想成為理想中的自己嗎?勇者你找對地方了!守護之星歡迎你!」第一個想法是他難到拿到了什麼推銷廣告單之類的嗎……仔細看過單子以後韓文清突然有點動搖了,理想中的自己……?……或許去看看也不錯,他暗忖。守護之星是嗎?

……然後他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

金色的陽光沿著窗廉灑進來慢慢的覆在他的臉上,韓文清將被子給翻開來正準備翻身下床的時候他突然停頓了。他捏了捏自己的手臂確認他是不是還在睡夢中未清醒過來,清晰的痛感傳來,韓文清明白了自己不是在作夢。他看著床上的東西整個震驚了。床上出現了一顆蛋,上面畫著鮮豔的紅傘。……錢包臉如韓文清也被驚嚇到了。任誰發現醒來以後生了一顆蛋被嚇到是正常的吧?!他可不知道人類還具備生蛋的功能啊!韓文清突然更驚嚇的發現蛋裂開來了。

大約巴掌大小的小人從蛋裡面蹦了出來,千機傘拿在手上,小人用很嘲諷的表情看著眼前的人類,開口說話了。「喲……哥是葉修,你的守護甜心。」葉修看著貌似還處於無法相信狀態的韓文清,用千機傘戳戳對方的臉,「老韓,你上課要遲到了。」韓文清猛然一個回神看了眼時鐘,一把抓住葉修就往外衝。韓文清將葉修的人與蛋殼塞進書包,然後飛快的趕去學校。

葉修被丟進了書包裡,他看著比自己高出很多的書覺得這人類這樣待他一定也不怎麼愛惜課本。葉修試著把拉鍊給拉開過一會兒發現無法,於是他拿出千機傘在韓文清的書包上開了個洞鑽出去。結果就是韓文清上課上到一半突然發現葉修站到了他眼前。附帶書包被開出了一個洞,大手一抓就把葉修給塞進了抽屜裡。

「老韓,其他人看不到我的,除非他也有守護甜心。」葉修被悶的受不了,用傘刺了一下韓文清讓對方收回手。雖說不是很疼,那感覺就像是被蚊子咬了一口一樣,韓文清收回了抓著葉修的手。葉修環顧了一下四周,教室裡的人幾乎沒什麼在聽老師說話,他嘖嘖到,「現在的學生都這樣啊,做老師的真可憐。」韓文清不想去理解為什麼葉修剛剛出生一天就知道以前的學生是什麼樣子。他用筆在紙上寫了幾個字,內容大意是叫葉修別一直跟著他。葉修對此表示抗議,「老韓你如果不相信我們的存在守護甜心可是會消失的!」葉修如是說。韓文清思考了一下,打算去昨天搭訕他的那個社團把葉修扔給他們。


* * *

韓文清沿著地址找到了社團的教室,門一開就把葉修給丟了進去。幾位社團內的紛紛愣了一下,怎麼突然有隻守護甜心突然飛了進來。「別跟著我!」韓文清對葉修說道,「我去老韓你輕點行不!」葉修被丟到了桌子上,「哥不跟你要跟誰啊,」葉修懶懶的說著,「我是從你心裡誕生出來的守護甜心啊。我就是你理想中的自己。」葉修說著,然後有點無奈的看著至今還是不相信他存在的人,難道哥出生不到一天就要消失了嗎,他想。

「嗯?」孫哲平剛剛看著覺得有點眼熟,忽然發現了一件事。「哦,你不是昨天那個看起來很缺錢包的傢伙嗎?」韓文清無語了一下,然後他就看見了一隻跟葉修一樣大小的守護甜心正在他身邊飛著,他眨了眨眼睛忽然發現這社團辦公室裡面每個人身邊都有著一隻。

葉修坐到他肩膀上,難得的用有點委屈的語氣說著這樣你知道我不是幻覺了吧?韓文清沉思了一下,總算是承認了。「你主人怎麼長這麼兇。」說話的是個綁著小馬尾的守護甜心,酒紅色的髮絲跟褐色的雙眼。葉修看了他一眼說到,「喲妹子。」結果對方馬上就炸毛了,「我才不是妹子你才妹子你全家都妹子好嗎!小爺是男的!男的!」他大叫著恨不得用炸藥炸死葉修。

孫哲平將自家的守護甜心給抓過來,「別鬧了樂樂。」被叫做樂樂的守護甜心回到了孫哲平身邊,「這是我的守護甜心,張佳樂。」孫哲平領著手中的小人朝韓文清這樣說道,韓文清看了看他然後又看看他抓在手裡的張佳樂,「韓文清。」他道,然後看了看正在挑釁張佳樂的葉修,他補了一句,「葉修。」孫哲平對他說到這個社團平常是幹什麼用的,無非就是打打壞蛋或迷之蛋之類的存在,孫哲平說的很認真韓文清卻心累的覺得這世界能不能再好點了,今早他生出了一顆蛋現在又被告知其實他們守護的是孩子們的和平,韓文清覺得各種接受不能。

……他想了一下剛剛孫哲平跟他說的甜心變身還有甜心出擊忽然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想了一下自己喊出口令的畫面,那畫面真的太美了連他自己都不敢看。

孫哲平見他臉色又黑了補充道,「變身是特殊技能不是每個人都會的。」至少這裡沒有人會。韓文清聞言總算是暗自鬆了口氣,畢竟要他變身實在是太毀三觀了他受不了。

這社團的人算不上是很多,都是男孩子。孫哲平一一跟他說著,那邊那個在幫守護甜心方銳把鴨血粉絲湯吹涼的是林敬言,坐在沙發上優雅喝紅茶的是喻文州,啃餅乾的是喻文州的守護甜心黃少天,正在往著窗外發呆的是本校校草周澤楷還有他的守護甜心孫翔。

* * *

韓文清累了一天回到家,覺得自己連爬起來寫作業的力氣都沒有了。今天的事給了他太多的衝擊,若不是跟著回來的葉修還在他身邊他大概會以為他只是做了一場夢。韓文清閉上雙眼,決定什麼都別想好好的睡一覺明早起來再說。葉修見對方連澡都不想洗了在心裡嫌棄了一下他明天絕對不會靠近韓文清以後就回到蛋殼裡面睡覺去了。

不過這一覺韓文清睡的不太好,他做了個夢。雖然夢裡變身的不是他,但是看到葉修在夢裡穿著跟魔法少女沒兩樣的衣服大喊甜心出擊時韓文清覺得他的腦內有什麼東西啪的一聲斷掉了。然後韓文清就被自己嚇醒了。韓文清深深的覺得自己在兩天之內頭髮好像快白了一半,這日子還能不能繼續過下去了……

接下來的日子雖然剛開始並不是太習慣,但是幾天下來熟悉了以後倒是也還好,他一直以為這樣的生活大概會繼續持續下去,直到惡蛋終於出現。那天挺平凡的其實也沒有發生什麼事,韓文清下午到達社辦的時候意外的發現他們社辦被不明物體入侵了,這物體黑抹抹的上面還很隨便的畫了個紅色的大叉,看了就明白作者對他長成什麼樣子絲毫就不怎麼在意。

喻文州覺得有點意外,之前明明都沒出現在社辦,怎麼韓文清來了以後……他皺皺眉頭,發現事情不單純。不過現在也不是管那麼多的時候了,眾人突然聽見有個聲音說了聲,「讓我的心OnLock!」霎時間光芒四溢,過會兒就見到了帶著紅傘的人形葉修出現在了韓文清眼前,黑衣的下襬隨風揚起,男人俊秀的五官帶著些微的輕佻,葉修將紅傘舉起對著惡蛋就是一砲,也不管這事兒可能會將整間教室給弄得塵土飛揚。

葉修甩了甩手上的傘,將型態變換為矛模式刺向了那正在說著不可能的惡蛋,白光傾瀉而下,原先漆黑的蛋漸漸退去了黑色,留下的是個畫著翅膀的愛心且閃爍著光芒的心靈之蛋。

「果然還是要哥出馬,哼哼。」嘴角咧開嘲諷的笑,葉修沒過一會兒又變回了巴掌大小。眾人面面相覷,沒想到守護甜心有這種功能?韓文清盯著葉修若有所思,好像在想什麼。

當天晚上他得知了葉修比起其他守護甜心稍微來的特別一些,韓文清自此總算是接受了守護甜心的存在,雖然他家這隻守護甜心是比較嘲諷了點,懶了點,沒下限了點……但是作為他的主人韓文清覺得自己還是有照顧自己的蛋的責任在,韓文清想。

韓文清看著縮回蛋裡的葉修,「那麼就養養看吧。」養死了再來說。

……韓大大你這樣的思考迴路沒問題嗎?

FIN


评论 ( 25 )
热度 ( 46 )

© 白白森▲我想吃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