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森▲我想吃糧

三栖周|涼星|珀銳|土銀|韓葉

全職淡圈|沉迷2.5舞台無法自拔


近期沉迷酒茨

【全職/韓葉】我在。

※小短打
※穩妥妥的HE請安心食用
※前半有點虐後半傻白甜
※其實我只是想打葉神的不安跟韓隊的男友力(
※傘哥跟樂樂刷了一下存在感(只有名字出現)

「葉修,分手吧。」韓文清看著跟自己認識了十年,同居了五年,是對手也是戀人的葉修拋出了五個字。

葉修將視線從電腦前移到韓文清身上,他關掉了遊戲,有點驚訝的看著韓文清那堪稱冷漠的面容。

然後他聽見自己的聲音響起了,他不懂韓文清為什麼突然開口提分手,明明他們沒什麼異常……如果真要說有異常那就是韓文清已經兩個月沒碰過他了。

「老韓,今天不是愚人節你開什麼玩笑?」葉修笑了笑,即使他明白韓文清並不是那種會開玩笑的人。

他們同居了幾年認識了幾年韓文清的個性他還會不了解?這個人很頑固,他覺得對了就是對了,錯了就是錯了。

「沒有開玩笑。」韓文清的臉上看不出來什麼情緒,「我快要結婚了,就在兩個月後。」沒注意到葉修臉色蒼白了一下,韓文清一臉淡漠,葉修突然茫然了,他分不出來韓文清是說真的還是說假的。

「……是誰?」葉修眼神閃過了受傷的神色,但是很快便恢復正常。

「……是最近認識的一個姑娘。」韓文清閉上眼,「我照家裡的安排去相親了。」

「是嗎……?」葉修扯出了比哭還難看的笑,這個曾說過會陪他一輩子的男人居然也準備從他身邊離去了嗎……?

葉修覺得心裡有塊地方空空的,這種感覺蘇沐秋去世時他也體驗過,就像是靈魂被強制抽離了身體一樣,讓他感到呼吸困難。

* * *
葉修眨眨眼睛從床上爬了起來,覺得眼眶還有水氣存在。然後他看到枕頭也沾上了水,是夢?

他又看看身旁的韓文清,對方好好的躺在他旁邊,背上還有他昨晚抓過的痕跡。
晨曦的光芒從窗外透出一點一點的灑落在乳白色的絨毛地毯上,他就這樣看著韓文清發呆。

不知道是被陽光弄醒的還是注意到葉修的視線,韓文清半睜開眼,把葉修拉近懷裡,「做什麼一早盯著我。」他問,注意到葉修的眼睛紅紅的,像是剛哭過。

「怎麼突然哭了?」韓文清皺眉道,一邊抹去他眼角殘留的淚。

「沒什麼,做了一個夢而已。」葉修的眼睛飄向了別處,抓住韓文清的手。

注意到葉修顫抖的指尖,他將手掌覆上葉修的手掌,掌心傳來的溫度讓葉修清楚的感覺到此刻韓文清就在這裡。

「惡夢?」韓文清自己都沒發覺他原本冷硬的聲線參雜了些許的柔和。

「我夢到你要結婚了。」那聽起來滿不在乎的語氣裡有著難以察覺的不安,葉修很少把強烈的不安表達出來,但是此刻他還是無法抑制自己的顫抖。

原來喜歡的人說要離開是這麼難受的感覺嗎……葉修頓時之間懂了張佳樂的心情。

韓文清知道葉修不常把不安跟悲傷表達出來,但不代表他就不會難過,不會不安。
他只是把這些東西全部鎖在心裡,然後在別人面前又換上那副雲淡風輕的嘲諷樣子。

葉修也是人,會難過,會高興,會哭會笑,只是為了不讓別人擔心他總是把疲憊鎖在心裡。

韓文清摸著葉修頭髮,然後落下一個吻。

「葉修,我在。」低沉的聲音彷彿像是安定劑,本來躁動的葉修突然安靜了下來。

他忽然覺得自己的擔心都是多餘的,韓文清就在他身旁,他到底在害怕什麼?

「嗯。」

葉修把頭埋進他懷裡,然後睡去。
聽著葉修規律的呼吸聲,韓文清閉上眼。
不需要說明什麼,不需要說我愛你。
只要你在我身邊這樣便足夠。

被子底下,兩人的雙手十指相扣著。

===========
想打這篇只是想要看葉神不安的樣子((
我覺得葉神一定是那種不安難過也不會說出來然後一個人吞下去的人;w;
我就是特喜歡這種角色;w;;;;;
讓人心疼;w;;;;;((哭夠沒
還有韓隊滿滿的爆棚的男友力;w;;;;
韓葉再戰十年!!!!!!!

评论 ( 5 )
热度 ( 80 )
  1. 聽聽雨的聲音白白森▲我想吃糧 转载了此文字

© 白白森▲我想吃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