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森▲我想吃糧

三栖周|涼星|珀銳|土銀|韓葉

全職淡圈|沉迷2.5舞台無法自拔


近期沉迷酒茨

【韓葉】發燒

 韓文清今天早上叫葉修起床時,看對方額間沁出的薄汗還有面色潮紅的樣子他馬上就感到了對方不對勁。
 「好燙……!」伸手摸了摸葉修額頭,果然不出意外的發燒了。
 「葉修,醒醒,我帶你去看醫生。」韓文清思索了一下,開始打電話給張新杰跟陳果,表示他們今天要請假。
 「老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發燒的關係,葉修暈暈乎乎的,躺上了對方的腿舒服的蹭了蹭,準備睡他的回籠覺。
 「葉修,起來!」韓文清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既然情人不願意起來,看在對方生病的分上他只好自己幫葉修換衣服。
 白皙的皮膚因為身體的熱度染上淡淡的粉紅色,韓文清逼迫自己不去想,幫葉修換好了衣服。
 不過看葉修怎麼都不起來,韓文清也無奈了,於是他準備出門買退燒藥。
 「老韓……要去哪?」葉修察覺到了對方離開了自己身邊,伸出手拉了拉韓文清衣角。
 「去買退燒藥,家裡的上次你感冒吃完了。」韓文清穿好外套,也難怪葉修會生病,現在已經快要入冬,天氣已經開始變涼。
 葉修鬆開了對方,將整個身子縮進被窩中。全身都好熱……他吞了吞口水,在韓文清離開以後裹著被子從被窩中爬起,慢慢的走進廚房倒了杯溫水來喝。
 * * *
 吃過藥以後葉修臉色明顯變的比較好了,退去潮紅的臉上有了一些精神,韓文清見對方沒什麼事了,在沙發上坐下隨手將電視打開來。
 葉修坐到他身邊的位置,雖然臉色比剛剛好了不少,但還是能看出蒼白的臉上帶著些許病懨懨的樣子。
 他睨了葉修一眼,「不舒服就去睡覺。」然後再次將手放到對方額頭。
 燒退了一些,他想。不過還是有些燙,雖然溫度沒那麼嚇人了。
 「老韓,中午吃什麼?」葉修懶懶的靠著他,動都不想動。
 韓文清看了他一眼,「你這樣還能吃什麼,中午給我吃粥。」那張走到哪都能讓錢包上繳的臉上隱隱浮現無奈。
 「唔…好吧,那我能抽煙嗎老韓?」葉修對食物沒什麼意見,他只關心抽煙問題。
 韓文清瞪了他一眼,換作別人被瞪或許早就將錢包丟下然後哭著逃跑了,但那個別人顯然不包括葉修。
 「當然是不行。」韓文清熟練的摸出葉修身上的煙以及打火機,「沒收。」
 「老韓太不人道了,不給哥抽煙要我怎麼活!」葉修痛心的嚷嚷著,對於葉修來說,不能抽煙簡直比叫他別吃東西還痛苦。
 不過知道情人一向說一不二,葉修嘟噥著抱怨了幾句之後也就認命了。
 葉修撥著碗裡的粥,看見粥裡都是菜他覺得好心塞。
 然後他盯著韓文清碗裡的肉吞了吞口水,討好的笑著。「老韓,給我吃一塊肉。」
 韓文清睨了他一眼,然後把肉放到自己嘴巴裡。葉修見狀,賭氣的將韓文清碗裡剩下的肉還有筷子給搶了過來,大有既然你不給我那我就把他們全部吃掉的意思。
 韓文清哭笑不得的接過葉修的碗,從碗裡夾了一些菜給葉修。
 「肉給你了,不過不准挑食。」絲毫不管葉修現在是病人,吃他口水有可能被傳染。

兩個人吃過午飯,可能是因為發燒的關係,葉修今天並沒有跟往常一樣馬上跑去開榮耀。
 他打開電視看起了榮耀實況。結果看著看著不知怎的就睡著了,韓文清隨手關掉電視,然後將葉修抱起。這換作是平常葉修一定會吐嘈臥槽居然是公主抱老韓快放我下來老韓你怎麼了你今天畫風不太對啊,但是因為生病的關係葉修也懶得去吐嘈了,有個人抱著自己省去走路的時間那感情好啊!
 他將雙臂繞上了韓文清的脖頸,對方短短的頭髮刺的他有些癢。
 輕輕的蹭了蹭對方的頸窩,葉修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著。面對對方無意識的撒嬌,韓文清難得脾氣溫和的吻了吻戀人的額頭。
 
葉修清醒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快八點的事了,床頭櫃上擺著藥與水,估計是韓文清替他備好的。房間因為關窗關門的關係有些悶熱,服了藥以後他下床,然後將門給打開,在廚房找到了韓文清。
 葉修醒了的事韓文清自然是知道的,他倒了杯水遞給了葉修。
 簡單的解決了晚餐,葉修忽然提議道。
 「老韓,我們等等來看電影唄。」葉修晃晃手裡的片子,韓文清皺眉,「你還在發燒,看什麼電影。」「這不是退的差不多了嗎。」葉修嘟囔。
 
結果電影看到一半,葉修反而是先無聊了起來。他趴在韓文清腿上,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撩撥對方。帶著薄繭的手指摩擦著韓文清的腿,韓文清又怎麼會不知道葉修到底想要做什麼。
 他冷瞪了葉修一眼,「找死嗎。」

全文連結

评论 ( 13 )
热度 ( 58 )

© 白白森▲我想吃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