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森。

三栖周|涼星|珀銳|土銀|韓葉

近期全職淡圈|沉迷2.5舞台無法自拔

RPS|馬玉|龍玉

【三栖周】同居三十題

摸魚的產物

隨便寫寫

01. 相擁入眠

「三栖さん。」
「嗯?」
「三栖さん……抱起來好像暖爐。」周的聲音悶在胸口裡,聽起來含含糊糊的。
三栖看著窩在自己懷裡的人,「……是你的體溫太低了吧。」

02. 一同外出購物

周康哉拿著手裡的東西放進購物車裡,三栖公俊遲疑的看著他剛剛放進去的東西,不知道要說什麼。
——一頂粉紅色的碎花浴帽。

03. 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電影還在繼續,主角們淒厲的慘叫聲從裡面傳來。
然而本來坐在沙發上觀影的兩個人已經陷入了夢鄉裡。

04. 一方的起床氣

三栖公俊從海棠銳利口中聽到周康哉有起床氣的時候遲疑了一下。
因為他從來沒見過,賴床倒是有。

05. 做飯

兩個...

2018-06-10

【彌賽亞】哨嚮04

恭喜他要一萬字了……終於(。

520快樂!!!!

「所以说出个任务穿成这样是什麽意思!」海棠锐利心塞地看着刚刚被迫换上去的制服裙,「喂,周你也说些什麽啊!」讨不到救兵的锐利向着周开口,后者小心的往自己的手上涂抹黑色指甲油。他抬起头来视线在海棠锐利的身上来回移动,懒洋洋的说这打扮很适合海棠你啊,像极了学生呢。

周康哉回答完毕后没再理会对方,他翘着脚,右手把落下来的髮丝拢到耳后。镜子裡面刚刚易容好的样貌还看得出些许自己的影子,在咖啡厅休息室内部整理完成后之后,接到了来自锐利行动开始的指令,金色的长捲髮在太阳照耀之下带着点点闪光,视线抬起来的时候刚好对上三栖的眼神。

周康哉没有把视线移开,向...

2018-05-20

【工商求扩】丨尚藝舎丨纯东京艺术大学血统的高级别留学生辅导私塾

糖醋里脊のトップギア:

浮世詠ウヒト:



ORIson-:




尚藝舎(美术工作室)是一所由东京艺术大学博士関根老师创办,位于东京外神田的日本美术留学生考试辅导的专业机构。


辅导老师由东京艺术大学非常勤讲师、博士前期、后期以上所构成。


导师全员均为日本最顶尖艺术学府丨东京艺术大学丨出身。


这里以培养大家为职业艺术家,设计师,研究者为目标。针对报考日本美术类大学博士前后期的作品集、研究计划书、作品、论文、面试等高级别辅导。


以及学部考试的美术基础造形能力、作品集、...

2018-05-11

【彌賽亞】還段子

@溶液_阿晔 珀銳《遊樂園》

海棠銳利看著自己被按在頭上的米妮耳朵,他嘟囔了一會正想要把耳朵拿掉的時候就被御津見珀給阻止了。

「銳利。」珀盯著他。

他抬起了手——正當海棠銳利以為他要把東西拿掉的時候,珀卻只是摸摸他的頭,咬著Nanny對銳利比起了大拇指。

「Niceだ!」

「……才不Nice啊!!」

他把米妮耳朵給拿掉,握在手裡的時候又看了一會那個粉紅色的大大蝴蝶結,空氣陷入沉默,頭飾被塞回到珀的手裡,珀呼出一口氣。

「真拿你沒辦法啊。」明明這麼可愛的,很適合銳利。

他倒是一點壓力都沒有的就把頭飾安在了自己的頭上,黑色的大耳朵中間有著亮閃閃的粉色大蝴蝶結——配上那一...

2018-04-24

【彌賽亞】哨嚮03

這章沒有CP突然不知道要打什麼TAG😂😂😂可能有一點嶺星吧

***

「我……」间宫星廉犹豫了一会,他的指尖捏紧了裤角——在有些紧张时候总是会出现的习惯动作。

「你可以慢慢来。」堤岭二见他还有犹豫,拿来两个杯子,然后在裡面倒了半满的茶。

「我透过资料找到了当年相关的报导。」他还是能够保持着冷静,「……我想要证实我的猜测是否正确,我的父母……是被你跟堤贵也杀死的。」

堤岭二停下喝茶的动作,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间宫星廉。

「这样好吗。」他看着间宫星廉说,「即使这对你来说可能会很痛苦,也能接受吗。」

间宫顿了一下。

他今天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才来的,不管结果如何,他想要知道真相。...

2018-04-18

【三栖周】Lemon

『涉及極夜劇透、一方死亡!不過我覺得他不刀!』

——今でもあなたは私の光。

周康哉有时候会想那个人现在过得怎麽样,在另一个世界裡面过得好吗。三栖死后的幾年,他偶尔会去看看对方。已经成长到能够对着对方的墓带着笑意的说他不是过去那个爱哭的傢伙了。

不介意自己西装笔挺的,盘腿就坐在地上与他喝酒。像过去很多次一样。他从盘子裡面拿出烧肉,对着墓裡的人这样唸着。

「三栖さん,烧肉店我订了但是没有位置啊。」周康哉嚼着嘴巴裡的肉含煳不清的对对方讲道,「没有位置的话就算了吧,反正跟三栖さん的话在哪吃都是可以的。」他吞下了嘴巴裡的肉又继续讲:「不过三栖さん单看着我吃的话好像有点可怜,所以我也给你外带了。」...

2018-04-17

【三栖周】恐水

「三栖さん。」周康哉在三栖公俊要下水的時候突然拉住了他。

「怎麼,周?」三栖被拉得措不及防,回過頭去看向後面拉住他的人,他的表情疑惑。

「嗯?」周康哉回過神來突然發現自己下意識的拉住了對方,「不知道,剛剛突然……」突然就對三栖下水這件事情感到了沒由來的恐慌。

三栖拉過了他的手,「走了,周。」

「啊、好的。」剛剛一瞬間……果然是想太多了嗎。

事實上什麼都沒有發生。說起來很奇怪,到今天之前連他自己都不曉得為什麼看到海會害怕的原因是什麼。

周康哉揉了一把臉決定不細想太多,已經在離他一段距離的人轉過頭來看著他,喊著再不快點就要丟著他不管了。

他一邊喊著三栖さん等等我,一邊追上三栖公俊的腳...

2018-04-14

【弥赛亚】女装酒吧

之前讲的女装酒吧,打了个详细设定出来,有些地方有改动

サクラ:下午六点开始营业,凌晨一点关门,真正的店长其实是一嶋。不过目前人在国外所以把店交给了黑子来代理,本来是打算开一间普通的酒吧而已,女装是黑子自己的兴趣,店裡的制服设计出自黑子,装潢则是神北,一嶋出资。基本上是以男性客人居多,不过每个月的第三个礼拜会有男装週,通常这时候会被女性客人挤得水泄不通。

极夜:三栖的刺青店店名。

量子猫:サクラ流传的都市传说,量子猫在酒吧内表演的时候,间宫星廉当天一定不在,总是带着面具的神秘团体,没有人看过真面目。

周康哉:高中毕业没有继续唸大学,兼两份工,极夜跟サクラ。在サクラ打工之前没有穿女装的嗜好...

2018-04-13

三栖周 失聲症

@凌止 的失聲症段子

「三栖さん,怎麼樣?」周康哉緊張的看著三栖公俊,被他問話的男人張開了嘴然後皺眉搖頭。
「還是沒辦法說話嗎。」周康哉稍微地感到了沮喪——這種情緒確實很少發生在他的身上,三栖公俊看著他略帶懊惱又緊張的樣子忍不住就覺得新奇,畢竟他印象裡面的周康哉不太常表現這種情緒。

至於三栖公俊為什麼會沒辦法說話,連他本人都不知道原因。

周康哉起床的時候還對於這件事情感到幸災樂禍,免不了被三栖給揍了一頓。然而隨著時間越來越長,周康哉聽不見三栖公俊叫自己的名字、聽不見他的聲音,周也開始焦躁起來。

他趴在桌沿無聊的把玩遙控器,就在三栖覺得周下一秒會把手裡的遙控器扔出去的時候,周康哉放下它坐...

2018-04-10
1 / 19

© 白白森。 | Powered by LOFTER